我的路上

莫名地,天刚昏昏亮,就再也睡不着了。仿佛还纠结于昨晚的梦里。那时钟滴答的回响充斥着脑际,实在是睡不下去了,悄悄地整衣下床,推开那隔着雾气的房门。
清晨的村庄还在酣睡中,远处时时传来一两声狗的吠叫、鸡的长啼。久违了的清早的空气依旧如记忆中的那般清新,只是还略带着冬冷的寒意。春寒料峭,路边簇簇的青草泛着枯黄,还没从霜打的冷酷下回过春来。
已经有低年级的少年骑着自行车呼啸着驰在路上,稚嫩的肩膀,瘦小的身躯,确乎有着如初升太阳般蓬勃的朝气。这条路窄侧绵绵,自从铺上了沥青石子,却也成了几个村去往县城唯一的好路,这才几年的光景,已经残破不堪了,又露出黄土来。我也常走这条小路,从它坑坑洼洼泥泞曲折到柏油铺成再到如今,它都是我上学的必经之道,也如孩童般大小的时候,一路走来,每次上学不曾像如今骑车那样的潇潇洒洒,小学的六年,却也时常跟伙伴们在这路上逗留嘻戏,追打玩闹。稚气依然是稚气,就像刚刚上学路上的少年,骨子里透露着坚毅。昔日求学的脚步已层层的被碾压在泥土里,所有的故事都已成了往事,时光流逝荏苒,正如这新新少年,似乎把我的过去给演绎着,又似乎把我给完全的替代了。
路旁的电杆上挂满了广告,治病的、招工的、发客车的、修煤气的,应有尽有。其中让我感觉惊异的是一道横条,上面赫然写着:今日祖国花朵,明天社会栋梁。熟悉的字眼虽然更换了帖衬,却让人倍感亲切,往日的路边也曾有过这样的横幅,如今又多了些许构建和谐社会的言语,陌生中也夹带着些熟悉的感觉。清冷的风阵阵袭来,褪去了被褥上带来的余温。紧了紧衣襟,俯着身细瞅着电杆上几行潦草的粉笔字,是几个伙伴逗留在路边玩闹的话语。我也曾留下过那些拙劣的字迹,现今已然了无踪影,那时的悲欢喜泣,也早已遍查不及,只能是竭力地凭着记忆与想象还原罢了。
幼儿园的校车鸣着欢快的儿歌沿着这条路从我身旁驶过,耳熟能详的歌声又不禁哼唱起来,有点自嘲,却实实在在是自己的回忆啊!我的童年没有这样的校车待遇,校车换了又换,加长了又加长。路是同样走过的路,我是走着,他们是站着;歌是同样唱过的歌,我是清唱,他们是伴唱。时代不同了,人还是一样的。
春晚相声有这么一句:当那繁华落尽,剩下的是满地忧伤。我不住回想着往日属于我的繁华,确实落尽了一切,竭力用指尖也触碰不得。也没有忧伤,只是多了几分痴痴地回想。
路两旁的树木还带着冬日的萧条,打了春就会返生机了,树木粗壮有力,却不是陪伴我走来的那棵,十年前的那拨早就变作栋梁了吧!十年后,新的一拨又在等着发芽抽新。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年呢,第一个十年在求学中匆匆走过,下一个十年也将不期而遇,哪个地方将会是我的另一处繁华?几个新新少年骑车风采依然,他们在走着自己的十年,也是我已悄然走过的十年,虽然是在不停重复着,每个人的生活却是不断地改变的。我早已忘记了最初的理想是什么,我时常拿着问这些少年,试图从他们身上找回自己的身影。正如老师当年问我一样。
沿着路折回到自己的村庄,狗的吠声不觉于耳,大街上人也多了起来,顿时整个村子活跃了,清醒了,热闹起来了。我立时回过神来,仿佛从梦境中又回到现实一样,那些回忆抛开我又远去了,大脑里只留下一片空白。

  1. 还没有评论,快抢沙发!

  1. 还没有被引用

Protected with IP Blacklist CloudIP Blacklist Clou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