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念

窗外,是可以看到时间的。
飘飞的树叶,闪烁的虹灯,柔柔的炊烟,总是记录着渐渐消失的时光。汽车绕过小区弯曲的石板路开进车库,楼上抛下一片纸屑旋转着落在砖缝里,远处院落里的孩童推着轮椅上的老人散步。思念,像钟表的滴答声,越发的清脆。
阵阵微风透过纱窗吹动着眉稍,直到轻翻起衣角,风还是凉的。点上一根烟,沏一杯茉莉花茶,竟飘然起来。思念却漫无边际:五六岁的孩子,二十年后的青年,直到雪发苍颜。时间似乎只是心脏一次的跳动。
旧时光,像树梢的嫩芽,一碰就碎,又心生怜惜。深邃遥远的天空,却容不下短暂的等待。停留,只为寻觅到已错过的那次心动。
太阳的尽头,散射出成片多彩斑斓。老人轻摇着轮椅,满意、享受,却不见了孩童。断续的思绪就像耳际呼呼的风声,夹杂着燃尽的烟灰,凌乱的舞动。四散奔跑的点点流光堆放出美丽的烟花,开在心头却是痛苦与折磨。总有匆匆赶来的第一缕星辰,意图窥探离人的心思,肆意地张望。
拉上纱窗,阻绝了喧嚣,却又黯淡了面庞。一片寂静。
秒针催促着心跳,也许跟着这滴答的交响,放不开的终会散去,理不清的总要消亡。春风沉醉,春时苦短,花与柳,却在拼命的释放热情。过往,已铭刻于心海的礁石,任其绿苔斑驳。
情亦短,思亦切,茶已微凉。

  1. 还没有评论,快抢沙发!

  1. 还没有被引用

Protected with IP Blacklist CloudIP Blacklist Cloud